Andy

自由而无用的灵魂
诗意而栖居的生活

  演出效果出乎我的意料。谢幕时听众给乐团长达几分钟的持续掌声。

  天交,二十年前他们的一次“七零八落”般的合奏让我放弃了他们。走到今天,他们有了体,有了气,有了肢体,有了色彩,有了表情,有了表达。我缺席了他们的成长,而他们还给我一份惊喜。

  当然,还有发展空间。比如,表现力、表达的主动性和热忱、张弛的拿捏、细节的细腻程度、挥洒的充分程度,管乐组还是相对薄弱,个别乐句“进”得很突兀,而且响度的把握还有不准确的地方。无论如何,已经在良性循环的轨道里了,令人欣慰。


评论

热度(2)